垃圾焚烧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焚烧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成败煤制油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01:49 阅读: 来源:垃圾焚烧炉厂家

成败煤制油

夜幕低垂,在陕西榆林市区西南40多公里处的公路两侧,一面面印有"1号工程"和"决战2014"的标语旗在车灯照射下格外醒目。不远处,榆横煤化学工业区的兖矿集团煤制油项目现场灯火通明。

"我们力争在2015年5月前顺利投产产油。"兖矿未来能源公司党委书记苗素军指着不远处近6层楼高的气化炉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为此,兖矿已等待了8年。2006年2月,兖矿榆林煤制油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路条,并和神华集团煤制油项目一同成为国家示范项目。但随后,由于相关政策变化及自身发展战略的犹豫彷徨,兖矿煤制油发展几欲搁浅。直到2014年9月23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发文核准了兖矿榆林10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

但是,即便神华集团煤制油项目已实现盈利,煤制油较低的经济性仍然是舆论争论的焦点。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研究员周健奇看来,神华煤化工发展得好,凭借的不是煤制油来盈利,而是整合产业链。

但兖矿董事长张新文相信,"发展煤化工是正确战略"。

1号工程

煤制油项目是兖矿集团的"1号工程",是兖矿的希望所在。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兖矿进入快速发展期。彼时,包括神华在内的煤炭企业都视兖矿为标杆企业。即便煤炭黄金10年结束后,兖矿也能顺风顺水。

但从去年开始,兖矿的发展出现波折。2013年,兖矿境外子公司兖煤澳大利亚公司因汇率变动,亏损45.6亿元。同时,由于兖矿榆林项目几经停滞,财务成本几乎消耗了全部前期投资。兖矿营业收入也在煤炭行业排名中下降至第16位。

2013年7月,张新文、李希勇分别从济南高新区与山东能源集团调任兖矿董事长和总经理。他们很快采取"瘦身"计划,仅总部机关,就从58个部门、1200多人,减少到15个部门、216人。

"煤炭价格持续下跌让形势变得更为严峻。"张新文说。按照他最初节流设想,2013年兖矿需要压缩成本50亿元,2014年再压缩50亿元,但仍无法扭转颓势,突破口必须尽快找到。

煤制油项目恰好能增强兖矿产业布局的互补性。当煤价低迷时,可通过煤制油产业链的延长对内部收益进行合理调节。于是,煤制油项目顺理成章地成为兖矿开源的首选。

兖矿也的确具有先天优势。1999年,兖矿合并了当时拥有煤化工黄埔军校之称的鲁南化肥厂。在此基础上,兖矿逐步研制出了拥有自有知识产权的四喷嘴对置式水煤浆气化技术。

此外,兖矿还从南非萨索尔公司邀请到了其首席工程师孙启文的加盟,历时数年之后,开发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低温费托合成技术。

煤制油项目还解决了兖矿旗下陕蒙煤矿资源的外送难题。"当初投资陕、蒙一带煤矿时,失策在于没有参股途经铁路线。"张新文表示,如果单靠汽车运输,兖矿在陕、蒙的煤矿没有任何优势。但借助煤制油项目,不仅契合国家能源安全战略,还能将这些煤炭资源就地转化,解决外送难题。

销售"路障"

目前,兖矿正在紧张建设的100万吨/年间接法煤制油项目只是一期工程的第一条生产线,项目总投资160亿元,年产柴油78.98万吨、石脑油25.53万吨、液化石油气10.02万吨。如果一切顺利,还会继续上马第二、三条生产线,一期工程总计500万吨/年规模。更长远的目标将达到1000万吨,投资规模高达1000亿元以上。

但眼下兖矿亟需解决的是销售问题。作为一家煤炭企业,兖矿在油品销售上毫无经验可言,再加上兖矿并未拥有油品销售资质,如果要实现煤制油规模化发展就必须与大型石化企业进行合作。"这让我们的销售主体变得非常单一,缺乏话语权。"兖矿集团副总经理、未来能源公司总经理孙启文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据了解,兖矿煤制油要进入中石油、中石化的销售体系,一吨柴油就得先交500元代销费用。孙启文表示,柴油销售价格在7500元/吨左右,兖矿煤制油的生产成本在4000元/吨左右,加上950元/吨左右的柴油消费税以及代销费500元/吨,一共是5450元/吨。也就说,利润空间在2050元/吨左右。

前提条件是煤炭价格和石油价格能够维持一定的水平。如果煤价上涨或者油价继续走低,那么煤制油项目的经济性就将大打折扣。据了解,原油期货价格在80美元/桶是煤制油项目的盈亏点。

国内成品油90%的市场被大型石化集团所垄断,10%的市场由地方炼油企业占有。后者的油品质量不稳定,需要高品质的油来提升产品质量,而煤制油的油品质量高于当前最严格的柴油规格要求。简单说,绕开销售障碍,拓展销售渠道,是兖矿短期内突破销售瓶颈的不二选择。

"我们希望国家相关部门能够在税费上,多考虑煤化工与石油化工的不同,制定不同于石油化工的弹性政策。更迫切期待销售端能打破当前的垄断格局。"张新文说。

可以参照的是南非煤制油产业。南非作为全球煤制油最主要的生产国,当国际油价走低时,政府会根据油价的变化和煤制油企业的盈利平衡点,给予煤制油企业一定的补贴。

不过,兖矿并不认为生产成品油是煤制油项目唯一出路。"如果将目光只盯着成品油,那么对于煤制油项目的理解未免有些不够全面。因为除加工出成油品外,还可以合成出大量化工产品的基础材料。"孙启文说。

例如,国内高品质石蜡,价格一般在6万元/吨左右,大部分依赖进口。孙启文说,这属于煤制油衍生产品,无需增加多少投资,效益非常好。根据国外的经验,煤制油衍生产品加起来有近130多种。如果按照他的想法,随着10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建成后,兖矿还将逐步开发出七八个衍生产品,提高整个项目的收益。

"做煤化工产业,必须以终端产品为导向,不能再走过去市场和资源两头都不靠的老路。"张新文说。

宿州西服订做

漳州订做西装

三河职业装设计

山西职业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