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焚烧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焚烧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贾敬龙杀人案调查

发布时间:2020-12-25 23:06:29 阅读: 来源:垃圾焚烧炉厂家

原标题:贾敬龙杀人案调查

编者按:2016年11月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贾敬龙执行死刑。

行刑之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贾敬龙与其亲属进行了会见。

▲2013年2月27日,拆迁队第一次来到贾家旧宅,与站在屋顶的贾敬龙形成对峙。那次只拆了旧宅的门洞和南墙。(受访者供图)

房屋被拆近两年后,贾敬龙在新年团拜会场合公开射杀村支书。法院认为“影响极其恶劣”并作出严惩判决,表明法治国家禁止“私力复仇”。

本案中有蓄意杀人的从重情节,假如拆迁违法、被害人过错成立,又有从轻情节。这就具有很大的争议性,至少不能说法官乱判。

杀人案之前的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过程中,矛盾主要存在于村民与村委会之间,在法律轨道之外愈演愈烈,最终酿成悲剧发生。

2015年2月19日上午9时许,农历大年初一。贾敬龙一手握着黑色红旗车的方向盘,一手拨通了前女友李兰兰(化名)的电话。说完,他把手机扔出车窗外,摸向副驾驶位的第二部手机。

这部手机里有他当日凌晨两时多编好的群发短信:“我以颤抖激忿的心潮按下群发,以热泪感馈关心我之短信对方;狂野在报仇何建华的自首之路,心绪沸腾的坦然。”

十几分钟前,在村里的新年团拜会上,28岁的贾敬龙用一支改造过的射钉枪,将一枚七八公分长的铁钉打进何建华的后脑,致其死亡。在贾敬龙看来,两年前他的婚房被拆、婚事泡汤,村支书兼村主任何建华是关键人物。

法院认为,贾敬龙因拆迁利益问题与村干部结怨,在公开场合以杀人方式报仇,应予严惩。2016年8月31日,最高法院核准贾敬龙的死刑。

多名刑法和行政法学者撰文认为,此案在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方面尚可商榷,死刑立即执行当慎用。也有学者虽同情贾敬龙,但认为此案判决并无不当。

1标准争议

贾敬龙所在的北高营村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东北的长安区,毗邻北二环东路,2009年随着“三年大变样”城市建设启动城中村改造。

如今,村西建起以回迁村民为主的北高营新村,村东则矗立着赫石府等商业社区,最贵的爱丁堡花园户型每平米开价19000余元。

被拆的贾家(编者注:本文中的“贾家”特指贾敬龙家)旧宅位于村东,系2007年在自家宅基地内所建,为三层小楼,建筑面积270多平米。

依照2009年11月发布的《北高营村旧村改造搬迁安置办法》(下称《安置办法》),每块宅基地一律按三分地计算,共可置换300平米楼房,分为三套:一套多层楼房、一套高层楼房,这两套各有100平米免费;第三套房有100平米按内部价购买,超出的部分还有优惠。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到,邻近的南高营村,以及同样纳入市区的塔冢、槐底、大马等村,均可免费置换300平米楼房。

对于补偿及安置标准,原村支书何建华的儿子何益辉(化名)婉拒了采访,他在父亲死后接任了村委会主任一职。在村治保会内,为南方周末记者与何益辉充当联络人的范战书解释,除了不花钱的200平米,村民可平价购买的实为170平米,“等于叫你多占了70平方,算来算去,老百姓也合适”。

“标准一刀切,合理不合理主要看村民意愿,这是一个村民自治问题。”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邓海凤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集体经济项目立项”等涉及村民重大权益的事项,应由村民会议讨论通过。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北高营村公布《安置办法》时,有不满意者在拆迁大会上连续反对了三天。但三天后,超过一半村民投了赞成票。

作为服从多数的少数,贾家除了嫌免费置换面积小,还对旧宅的评估方式有异议。按照北高营村的安置办法,村里的平房和楼房一层部分均不给补偿。

贾敬龙的二姐贾敬媛说,贾家旧宅建设成本20多万,总体评估价为19.4万元,扣除一层部分,只剩9.3万余元。估价报告的“产权人”一栏,无人签字。

后来贾敬龙受审时,辩护律师李玉克还当庭提出,按照石家庄市政府相关文件,拆迁安置方案须经村民会议表决通过、辖区政府审查同意、报市拆迁办和市城中村改造办备案后方可实施,“但北高营恰恰没有经过同意、批准备案而自行违法实施拆迁”。

北高营村2009年11月公告安置办法,2010年4月对贾家旧宅作出评估,但据村委会出具的情况说明,该村经市政府列入城中村改造范围的时间是2010年6月。

2“后果自负”

2010年11月10日,贾敬龙的父亲贾同庆签订了《北高营旧村改造拆迁协议书》,贾敬龙对此极力反对。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何海波撰文认为,贾敬龙作为成年家庭成员及被拆房屋的实际居住人,房屋理应有他的一份权利。贾同庆不顾儿子反对,单独与村委会签订协议,其效力值得质疑。

旧宅在父亲名下,但据贾敬龙自述,当初为了建楼,大姐向银行抵押了婚房;他每天只睡三五个小时日夜打工,凑足了钱让大姐夫去还贷。

协议中有这样的内容:“凡是不支持我村旧村改造及有关规定的,后果自负。甲方有权终止乙方一切集体福利待遇,且今后不再补发,甲方有权辞退乙方在集体范围内安排的工作”。

“(父亲)其实也挺内疚的,但是如果我们家不签,几个叔叔伯伯分房全要受影响,损失特别大。”贾敬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甲方指的是村委会。而据贾家一方的说法,签字前已有“后果”出现。

贾敬龙自述,“小到过节米面油,大到村民医保,……我父母和我奶奶的一律不办理,村民每人每月300元老年福利金也一并停发”。

作为北高营村目前唯一未拆旧房的人家,79岁的贾发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家因不签协议不拆房,大约六年前被停了水电,后来找电力公司单独拉了线,但至今没水;户口在本村的妻子儿女的各种保险都无法缴纳,也拿不到村里的半点福利。

根据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下称《征收条例》),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中纪委办公厅、监察部办公厅曾发出通知,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修订前,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要参照《征收条例》的精神执行。

天津中医院治湿疹多少钱

武汉耳鼻喉医院的医生

北京中医治疗腋臭好的医院